陈瞎子

后来你就懂了,其实他对谁都那样笑,他抱谁都那样抱,少年人的眼睛太赤诚也太多情,让你误会他只是对你那样。

没有炕戏还用分攻受吗?我觉得不用